您好,欢迎进入上海明伦(苏州)律师事务所马政鹏刑辩律师团队官网!
全国热线:400-998-7229
您的位置: 首页  /  律法资讯  /  经典案例

律法资讯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400-998-7229
移动电话:+86 189-6211-6353
涉外专线:+86 0512-710408101
业务联系:szminglun@126.com
联系地址:苏州市姑苏区苏站路1588号世贸中心东楼1903室

苍某掩饰、隐瞒犯所得、犯所得收益案

2020-11-01 19:09:19    
摘要:2015年,被告人胥某、莘某、翟某通过他人帮助或者利用工作便利,在大XXX网站虚设“湘XX某某影”、“洞XX寨”、“高XXXXXX影”等店铺,后伙同被告人苍某、闻某、谭某,在明知客户所购上述店铺团购券资金来源中有犯罪所得的情况下,为谋取利益...


苍某掩饰、隐瞒犯所得、犯所得收益案

被告人:苍某

辩护人:马政鹏,上海明伦(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情简介:

2015年,被告人胥某、莘某、翟某通过他人帮助或者利用工作便利,在大XXX网站虚设“湘XX某某影”、“洞XX寨”、“高XXXXXX影”等店铺,后伙同被告人苍某、闻某、谭某,在明知客户所购上述店铺团购券资金来源中有犯罪所得的情况下,为谋取利益,仍使用上述店铺为对方套取钱款并收取相应“手续费”。2016年3月,被害人王某、龚某某、胡某某、付某某在本市长宁区等地接到诈骗短信后,信以为真,点击短信后被盗刷银行卡共计人民币24,489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诈骗分子在实施上述诈骗过程中将所盗刷的钱款全部通过上述店铺套现。其中,被告人胥某、苍某为诈骗分子套现24,489元,被告人闻某为诈骗分子套现9,500元,被告人莘某、翟某为诈骗分子套现9,989元,被告人谭某为诈骗分子套现5,000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16年3月3日,诈骗分子以短信、电话的方式,骗得被害人王某建设银行信用卡的卡号和短信验证码等,并使用该信用卡在大XXX网“湘XX某某影”店铺购买团购券共计9,500元。同日,被告人苍某收到他人发送的该店铺团购券序列号后,转发给被告人闻某,闻某收到后再转发给被告人胥某,胥某收到后在上述虚假店铺进行验证,后将套取的钱款逐层返还。

2、2016年3月7日,诈骗分子以短信、电话的方式,骗得被害人龚某某建设银行信用卡的卡号和短信验证码等,并使用该信用卡在大XXX网“洞XX寨”店铺购买团购券共计5,000元。同日,被告人苍某收到他人发送的该店铺团购券序列号后,转发给被告人胥某,胥某收到后在上述虚假店铺进行验证,后将套取的钱款逐层返还。期间,被告人谭某使用其支付宝账户,帮助被告人苍某接收被告人胥某的套现钱款。

3、2016年3月8日,诈骗分子以短信、电话的形式,骗得被害人胡某某、付某某建设银行信用卡的卡号和短信验证码等,并使用上述信用卡在大XXXX网“高XXXXXX影”店铺购买团购券共计9,989元。同日,被告人苍某收到他人发送的该店铺团购券序列号后,转发给被告人胥某。胥某收到后在上述虚假店铺进行验证,后扣除被告人翟某和莘某共计5.5%的好处费,再将其余套取的钱款逐层返还。

2016年3月17日,被告人胥某在其住处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3月21日,被告人苍某、谭某在其住处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3月23日,被告人闻某在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南站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6月6日,被告人莘某在湖南省长沙市长沙火车站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6月7日,被告人翟某在湖南省张家界市火车站被公安机关抓获。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

明知是犯罪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而予以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者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判决结果:

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胥某、苍某、闻某、莘某、翟某、谭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掩饰、隐瞒,其行为均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定性正确。关于被告人莘某、翟某辩护人提出莘某、翟某主观上对胥某套现的资金来源系犯罪所得不知情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莘某和翟某为了配合胥某套现,利用工作便利,专门虚设并开通相关店铺,每日套现金额巨大,获利较多,故二人应当知道胥某所套现的资金来源里有犯罪所得,故两名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人民法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人莘某辩护人提出本案上游犯罪尚未经过裁判,不能确定莘某所套现的资金来源系犯罪所得的辩护意见,经查,不仅相关被害人做了报案笔录,而且相关被害人的银行卡消费记录亦出现在涉案的虚假店铺中,上游犯罪虽未经裁判但已经查证属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规定,上游犯罪尚未依法裁判,但查证属实的,不影响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认定,故对辩护人的该项辩护意见,人民法院亦不予采纳。本案部分犯罪事实系共同犯罪,被告人胥某、苍某、闻某、莘某、翟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谭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胥某、苍某、闻某、莘某、翟某、谭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从轻处罚。各辩护人与此相关的辩护意见,于法有据,人民法院予以采纳。据此,为保护公私财产权利,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及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及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及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苍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二、被告人胥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三、被告人闻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四、被告人莘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五、被告人翟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六、被告人谭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七、责令各被告人退赔违法所得后发还各被害人;作案工具予以没收。